罹患加冕

我不管。这就是个捏脸游戏。

《我不是药神》我觉得海星。
剧情给九分,镜头给八分。
然而它的三观让我有些纠结。
因为不能说医药公司是错的,也不能说走私药是因为救人就能说成是对的。
有人说这部剧能和韩国的《熔炉》相媲美,但我觉得还是差了些。
希望中国电影越来越好吧。


港真。当我看完《我不是药神》感动完以后。
满脑子都在回味男经理扭腰顶跨撅臀边脱衣服边跳着钢管舞,脱掉西装镜头一转解皮带脱裤子,一闪而过的吊带袜。

我日,简直骚断腿。我在看这个桥段的时候死死捂住嘴,嘴角疯狂上扬,后面有观众在那里边笑边尖叫。

期待20亿票房让这个男经理再跳一次。

顺带问问有没有大佬写一下all男经理?我觉得有人提议那个瑞士正版药的那个大佬x夜店男经理也很带感啊。

放张旧图吸引一下视线。
其实我想问一下各位小可爱,我写了篇云白破车怎么放出来?弄成图片会被封吗?

III.

仁德义枪备×末日机甲香
我!再也不写长篇的段子了!
生无可恋!
如果你喜欢我的文风,那是我的荣幸。
想看前两篇请点开我的空间[?],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把上一篇的位置移到这来。QVQ


孙尚香站起来踢了踢有些酸软的腿,握紧弩炮打算回去清理兵线。
“将进酒!杯莫停!”一道白色的身影从草丛中闪出孙尚香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击晕了一下,想要习惯性地想像往常一样翻滚跑出攻击范围,却发现腿脚不停使唤。可恶。孙尚香心底暗骂到。只好迈腿就跑可惜那道身影迅速地画了个圈阻断了她的退路。
“孙大小姐杀了我们的队友就想一走了之?”孙尚香转过头咬牙切齿地对上李白眼底的戏谑,刚想张口说些什么但李白并没有给她机会,轻喝一声便提剑冲向孙尚香,身影虚实变幻莫测,剑气割开盔甲犹如切豆腐般简单,孙尚香躲闪不及连续被划伤了好几刀,刀刀见血。右手腕处被割伤,弩炮再也难以握紧。
今天,恐怕要交代在这里了。孙尚香忍着痛,不甘地想着。
眼看剑刃下一刻就要划破她的喉咙,在这危急时刻手腕却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给拉了过去。脚下一个踉跄,背脊撞上一具身躯,耳边响起了温润的嗓音:“抱歉,夫人,我来晚了。”

孙尚香不知道她是怎么踉踉跄跄回到泉水的,疗伤时眼神还有些恍惚。她倚坐在凹凸不平的石墙上,心脏和脑袋像炸了一样疼。她急促地呼吸着,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死去。眼睛被浸得一片模糊,脸上有些痒意,还有些凉意。她不清楚她这是怎么了,但是这种难过的感觉就像和死去一般,难以忍受。
她根本没有想到草丛里还有人会出来偷袭。如果她再谨慎点,那个男人说不定就不必死。

李白 击杀 刘备 助攻 韩信

她脑海中浮现出那个蓝发男人倒在血泊里的身影,火铳还握在他的手中,可是他再也不能握紧,他那红白色鸟儿的羽毛也被染上了猩红的血液安静地躺在他的身边,仿佛在熟睡。
她的耳边不停地响起他在死前还不忘把她推进塔下,说出那句满带歉意的话:“抱歉香香,到你了。”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但这句话萦绕在她耳边挥之不去。
她呼出一口浊气试图让自己混乱而又悲愤的内心恢复平静,可惜没有任何效果。
“香香。”那个拿着大扇子当武器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面前,孙尚香有些呆滞地看着眼前焦急担忧的少女。“香香!打起精神来!先结束这场战争吧。”
孙尚香怔了怔,混沌的脑海里仿佛被少女的话给撕扯出一个口子,目标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,眼神再次变得坚定锐利。
对!结束战争。她必须得报仇!

孙尚香 击杀 李白  助攻 小乔
孙尚香 二杀 韩信  助攻 小乔
孙尚香 大杀特杀 狄仁杰  助攻 李元芳
孙尚香 杀人如麻 白起  助攻 嬴政

当战争胜利的号角吹响时,孙尚香还有些愣,她定了定神,提着弩炮一步步走向那个男人死去的地方。不知怎么的,眼泪又不听使唤地往下掉。
“我得为他安个墓。”
“他怎么就死了呢?”
“他不应该死。”
“该死掉的是我…如果不是我没听指挥,他就不会死。”
“为了我,一个人独自死去什么的实在是太狡猾了…”
“我为什么要哭?不能哭。战争结束了我应该高兴点。”
“我真没用。”
孙尚香的内心不停地翻滚着,距离地点越来越近,眼泪却越抹越多,脚步迈地越来越小,到最后她连抬脚的勇气都没有,脚就像灌了铅般,再也迈不动。她无力地跌在地上,干脆把弩炮放边上,垂头把脸埋在膝间,无声地宣泄着自己悲伤的情绪,身体时不时因为抽泣而轻颤着。

“我怎么不记得我的夫人原来爱哭鼻子?”熟悉温润地嗓音传入孙尚香的耳膜,她猛地一惊,她连忙抬起头,眼前正是刘备。
“呜…哇!”孙尚香此时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,宛若一个孩子般放声大哭,她站起扑进刘备的怀里,手里紧紧地拽着他胸前的衣襟,害怕一松手这人便会离开。
刘备唇角微微上扬,对这种投送怀抱的行为十分受用。他习惯性地伸手搭在着她的腰肢,另外一只手温柔地轻抚着孙尚香的背脊,恍如春风般,缓缓抚平了孙尚香难过和悲伤的情绪。
“你…你不是死了吗?”孙尚香哭够了,抽抽搭搭地抬起头看着刘备,睫毛上还带着亮晶地泪水,眼底满是疑惑。
“你连战争结束后战士会复活这件事都忘记了吗?”刘备皱起眉头,没想到孙尚香的记忆居然被清理得这么干净。
“才不是忘记。明明都没有人和本小姐说过…”孙尚香吸了吸鼻子,摇了摇头,忽然想起什么,又问到:“你死之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?”
“你不必在意。”刘备眼底的笑意又加重了几分,低下头轻抵上孙尚香的额头上。
“…为什么?”大小姐此时已经被男人的动作惊得不知所措,脑海再次犯混沌,下意识地问到。
“因为我们来日方长。”刘备低语了这一句便闭上眼睛吻上了少女嫣红的唇瓣。

我们来日方长,有足够的时间重新谱写我们之间的故事。

“喂!刘玄德!本小姐嫁给你了你就得好好保护我!”
“好的,夫人。”

“抱歉香香,到你了。”
抱歉香香,轮到你来保护自己了。

我终于填完坑了!肝游戏肝得我都要忘记有这个段子的存在。那么长的段子简直一个大写的生无可恋!
好了。写完了。我终于。可以。好好地肝游戏了!

II.

仁德义枪备×末日机甲香
最近写末日备香的太太们好像多起来了。
所以我还是尽快写完吧x。
虽然是这样说的。但是我还是沉迷在阴阳师不能自拔。
反正这坑慢慢填吧。
如果能吸引到你,那是我的荣幸。
第一篇请进入我空间。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把那篇放到这来。QVQ

孙尚香跑到下路正准备清理兵线,耳边忽然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——改造后的身体总会有些好处。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清晰,她略一思索,扛着弩炮一个敏捷地翻滚进入草丛,压低身子放缓呼吸,食指稳稳地搭在弩炮扳机上,安静地等待着敌人的到来。
来了。
孙尚香透过草丛间的缝隙专注地观察着敌人动向,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,来人手里紧握长戟,一身暗红机甲戎装在身。孙尚香微微眯起了双眼,全身血液都因兴奋而在沸腾。这个人就是她的任务,也是她的猎物。
她紧盯着正在清兵毫无防备的吕布,缓缓勾起唇角,仿佛一头饿狼正露出尖锐凶狠的獠牙,随时如箭矢一般扑向猎物咬断那脆弱的脖颈,一击致命。
“咻!”子弹划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声响,吕布虽措手不及但反应十分迅速,一个侧身躲过致命一击,子弹穿破盔甲击中了左肩,闷哼一声面带恼怒,右手紧握长戟用力斩向草丛。
孙尚香眼底闪过一丝惊讶,身体本能地向塔内翻滚堪堪避过了锋利的白刃和尖锐的刃气。她迅速提起弩炮微微侧过脸单眼瞄准吕布右肩,食指毫不犹豫地扣上扳机,子弹精准地穿透机甲打在了吕布的右肩,倒也和左肩对称。吕布被击退几步,闷咳了几声,右手拿戟的力道虽不如刚才但依然稳当,战神这个称谓可不是浪得虚名。
孙尚香能明显地看到他脸上的怒气,本就上扬的嘴角此时笑意更甚,淡漠的脸上也忍不住多了几分快意,“你反应很快嘛,可惜我比你更快。”
吕布并不知道这个机甲少女从哪里来,虽然很是愤怒,但他也很清楚自己对上她很有可能会战败。单挑,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。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他重重地哼了一声,转过身子企图想要逃向野区。
孙尚香眼尖地看出来他的意图,当即沉下脸来娇喝一声“别想逃!”抬起弩炮便如箭般追上去。眼看便要追上了,耳边响起的提醒让她眉头一皱,脚步滞了一瞬间又固执地追了上去。

刘备:开始撤退。

刘备发出的信息孙尚香并不是没有看到,只是到嘴的肉怎么可以让它飞走?她愿意她手中的弩炮都还不愿意呢!孙尚香轻哼了声,她可学不来后退这两字。
眼看吕布就要躲进敌方野区,孙尚香一咬牙干脆再次一个前翻单膝着地,弩炮搭肩食指扣上扳机炮口对上吕布的背影,蓄力一击,“三,二,一,爆!”炮弹光速一般发射出去,吕布终是被击中了后背,重重地跪倒在了地上,他扶着长戟,不甘就此死去。
系统传来了击杀的消息。
孙尚香 First Blood 吕布
孙尚香的右肩被弩炮发射的后坐力冲击了一下,隐隐作痛,大腿也有些发软。但是值了。少女咧开嘴露出尖尖的犬齿,就像以前那个活泼的她一样,笑得飒爽。
“哼。没有本小姐完成不了的任务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生无可恋.JPG。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,我真的没想写那么多打戏,妈个鸡毕竟我不擅长写打戏。但是一写就变成这样了…我的锅,怪我。起码刘备还是有出场的,虽然只是那么一丢丢。

最近沉迷阴阳师都没有写备香…。有种罪恶感。_(:_」∠)_

I.

仁德义枪刘备×末日机甲孙尚香
我被背景故事和同人塞了一口玻璃渣,现在呛得有点难受。
第一次写文,没啥文采,如果能吸引到你,那是我的荣幸。请多指教。[笑]


孙尚香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战场,但在她现在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。
孙尚香的战友们都在打量着这位刚被改造完毕的少女,眼里或是带着好奇,或是带着担忧,亦或是带着浓浓地思念。
其实她的样貌并没有改变多少,只是记忆被篡改后神色变得淡漠不带一丝情感。上挑的眼角不似往常的嚣张跋扈,反多添了一份犀利。倒是傲气和倔强依然深刻于眉眼,大概是她天生的性格使然,红唇紧抿着显得严肃而又不近人情。
她是孙尚香,但已经不是那位孙尚香了。
孙尚香丝毫不在意别人投来各种的目光,她只是低下头微眯起眼睛仔细观察着手中的枪炮,然后用力地紧握住,眸底闪过一丝兴奋。这是她醒来时唯一感到亲切熟悉的东西,或者更应该说是伙伴,而她现在将要和她的伙伴重回战场,带着正义感去消灭敌人。

“香香…”一道充满担忧的声音传入耳膜打断了她的思绪,孙尚香抬起头看着来人。这是一个扎着双丸子头的娇小女生,粉色衣裙勾勒出少女身材的美好曲线,手里还紧紧攥着一把与她身高不符的巨大扇子。少女微蹙着眉头,眼底盛满了思念与难过。
这姑娘好生俊俏,或许她曾认识我。孙尚香边这样想着,边直视少女的眼眸点了头,并嗯了一声,尾音略微上挑带着些许疑惑。
小乔张了张嘴仿佛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即将开始战争的预备号角硬生生给阻断了。她轻咬着粉唇目光纠结地侧过头朝不远处的泉水看了一眼,无力地叹了口气,轻声提醒了孙尚香要小心,便拿起那把粉色大扇子朝中路跑去。

她到底是想说些什么呢?孙尚香看着少女离去的背影觉得有些奇怪,便顺着刚刚少女的视线也侧过头看向泉水处,才发现那里有一个提着火铳的男人正在看着自己。栖息着粉白鸟儿的草帽半遮了他随意挽起的靛蓝长发,浓眉下他那猩红色的眼眸仿佛倒影了整个世界,而那个世界里只有她一人。投来的目光并不炙热,但温柔而坚定,上弯起的唇角含着笑意,容貌如玉般温润,不容忽视。
他是谁?孙尚香的心脏紧缩了一下,倒不是觉得难受,更像是被什么击中了,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闻。未等她近一步思索心跳不规律的原因,战争的号角就正式吹响。孙尚香怔了一下,下意识用双手轻松熟练地提起了弩炮,用余光扫了那男人一眼便朝下路跑去。
自己会找到答案的,不过得等到战争结束才有空闲思考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会有后续的。
大概。[手动滑稽]
这是糖还是玻璃渣?
我也不知道啊。要不你猜猜?

分享一个上天的周瑜大人。
第二张是原图。
其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
耿直脸。